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曾神算特马分析网最快最精准 > 正文内容

148亿!币圈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09-13 点击数:

  148亿!币圈惊爆传销大案,会员缴纳比特币31.42万个,层级达3293层

  国内首起以区块链技术包装,以数字货币为交易媒介的PlusToken传销案迎来终审判决。

  11月26日,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了对特大跨国网络传销犯罪案二审刑事裁定书,决定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9年初,盐城市公安局在日常网络巡查中发现一个名为“PlusToken”的平台疑似搞网络传销,随即成立专案组。

  警方查明:自2018年5月至2019年6月,陈某、丁某、彭某等人架设搭建“PlusToken”平台,发展会员200余万人。除境内会员外,还有不少境外会员,层级关系高达3000余层。在一年时间里,这个平台吸收会员比特币、以太坊币等数字货币948万余个,按当时市场行情计算,折合人民币总值500多亿元。其中大部分数字货币被用于发放会员“拉人头”奖励,还有部分被变现用于陈某、丁某、彭某等人日常开销和个人挥霍。

  “PlusToken”平台为什么能吸收这么多会员?该案承办检察官、盐城经开区检察院第二检察部负责人徐玉洁介绍,该平台以“区块链”技术为噱头、以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为交易媒介,打着提供数字货币增值服务的幌子,承诺高额返利,吸引不明真相的群众参与。

  陈某等人将平台包装成跨国企业;而彭某有传销犯罪前科,传销推广经验丰富;丁某在区块链领域“有身份、有资源”,熟悉区块链技术。

  陈某、丁某规定:会员必须由上线美元的比特币、以太坊币等主流数字货币,再以数字货币入会,即可每月获得6%至18%的收益,即静态收益。

  会员推广会员还能获得动态收益。动态收益又分为直接链接收益和间接链接收益两种。

  为了鼓励会员发展更多下线,“PlusToken”平台推出“高管佣金”奖励模式。根据发展下线数量和投入资金数量,将成员分为会员、大户、大咖、大神、创世等五个等级,并按照等级高低叠加下线静态收益作为奖励和返利。

  该平台自创“Plus币”作为会员收益的结算方式。“Plus币”没有任何价值,其发行数量、价格、涨跌都由陈某掌控。会员赚取的“Plus币”可以卖给下线,也可以通过平台变现成为主流数字货币,但兑现需要后台人工审核。

  “PlusToken”平台的静态、动态奖金制度设置与以往传销平台类似,只是加入了区块链、数字货币概念,没有任何实体经营活动,都是依靠包装,不断发展下线维系平台运转,其实质仍是“庞氏骗局”。

  据刑事裁定书显示,2018年初,被告人陈波以区块链为概念策划在互联网设立PlusToken平台开展传销活动,先后聘请被告人郑敬、王仁虎团队开发、运营维护该APP并建立域名为的网站,该平台A**于2018年5月1日正式上线。同时,被告人陈波、丁赞清、彭一轩、谷智江等人成立了PlusToken平台最高市场推广团队——盛世联盟社区,通过微信群、互联网、不定期组织会议、演唱会、旅游等方式发布PlusToken平台的介绍、奖金制度、运营模式等宣传资料,虚构、夸大平台实力及盈利前景进行宣传推广。

  PlusToken平台没有任何实际经营活动,以互联网为媒介在我国及韩国、日本等国传播。该平台以提供数字货币增值服务为名,对外宣称拥有“智能狗搬砖”功能(即同时在不同交易所进行套利交易,赚取差价),实际并不具备该功能。平台要求参加者通过上线的推荐取得该平台会员账号,缴纳价值500美元以上的数字货币作为门槛费,并开启“智能狗”,才能获得平台收益。会员间按照推荐发展的加入顺序组成上下线层级,并根据发展下线会员数量和投资资金的数量,将会员等级分为普通会员、大户、大咖、大神、创世五个等级,该平台设置智能搬砖收益、链接收益、高管收益等三种主要收益方式,以此进行返利,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数量及缴费金额作为返利依据。

  经苏州瑞亚会计师事务所鉴定:截至2019年6月27日,PlusToken平台共收取会员缴纳的比特币(BTC)31.42万个,比特现金(BCH)11.75万个,达世币(DASH)9.6万个,狗狗币(DOGE)110.6亿个,莱特币(LTC)184.77万个,以太坊(ETH)917.42万个,柚子币(EOS)5136.33万个,瑞波币(XRP)9.28万个。据盐城市物价局价格认定中心认定,以2018年5月1日至2019年6月27日期间最低价计算,上述8种数字货币总和超148亿元。

  根据北京日报9月报道,2019年初,盐城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对“Plus Token”平台进行侦查,同年6月,专案组民警分赴多个国家和地区,配合当地警方成功将藏匿在境外的27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同时在境内也抓获1名主要犯罪嫌疑人。2020年3月,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将涉嫌传销犯罪的82名骨干成员全部抓获。

  一审判决公布后,原公诉机关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提起抗诉。原审被告人陈波、丁赞清、谷智江、袁园、陆姣龙、王仁虎、刘帅不服,提出上诉。在二审审理期间,原审被告人刘帅提出撤回上诉,盐城市人民检察院决定撤回抗诉。

  该法院认为,几位上诉人与原审被告人以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的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均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原审被告人陈滔明知是他人犯罪所得的赃款而予以窝藏、转移,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陈波、丁赞清、彭一轩、谷智江、袁园、陆姣龙、郑敬、王仁虎、陆万龙是主犯。贺思思、刘佳、刘帅、彭波、伍见红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波(别名陈子涵),男,1983年8月1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9年7月5日被盐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9年8月2日,经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该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盐城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丁赞清,曾用名丁志武,男,1978年8月2日出生,汉族,大学本科,无业,住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9年7月5日被盐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9年8月2日,经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该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盐城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谷智江,别名谷力,男,1978年3月24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湖南省耒阳市,住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9年6月28日被盐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事拘留;2019年8月2日,经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该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盐城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袁园,女,1987年2月4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无业,住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9年7月5日被盐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事拘留;2019年8月2日,经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该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盐城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陆姣龙,曾用名陆春花,女,1987年2月28日出生,汉族,中专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湖南省新化县,租住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9年8月23日被盐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事拘留;2019年9月27日,经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该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盐城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仁虎,男,1984年4月29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北京互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户籍所在地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住北京市海淀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9年7月5日被盐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事拘留;2019年8月2日,经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该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盐城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刘帅,女,1992年10月28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无业,住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9年8月30日被盐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事拘留;2019年9月27日,经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该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盐城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彭一轩(曾用名彭尚,别名彭瑞轩),男,1982年11月29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湖南省韶山市,住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曾因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09年12月11日被贵州省贵阳市小河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9年7月5日被盐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9年8月2日,经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该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盐城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陆万龙(曾用名陆春荣,别名陆遥),男,1988年2月21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湖南省新化县,住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9年7月31日被盐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事拘留;2019年9月6日,经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该分局执行逮捕。2019年12月25日,被盐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变更为取保候审。2020年1月3日,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决定继续对其取保候审。因涉嫌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于2020年5月22日被盐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事拘留,同月24日变更为取保候审。2020年9月22日,经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决定逮捕,同日由该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盐城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郑敬,男,1986年11月13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湖南省锐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户籍所在地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住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9年8月13日被盐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事拘留;2019年9月6日,经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该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盐城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贺思思,女,1987年11月16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无业,住湖南省桃江县。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9年8月23日被盐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事拘留;2019年9月21日变更为取保候审。2020年1月3日,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决定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刘佳(别名明融),男,1986年9月27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湖南省益阳市资阳区。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9年7月5日被盐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事拘留;2019年8月1日变更为取保候审。2020年1月3日,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决定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彭波,男,1989年5月2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湖南省韶山市。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9年6月29日被盐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事拘留;2019年7月29日变更为取保候审。2020年1月3日,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决定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伍见红,男,1988年3月19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湖南省新化县,住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9年8月23日被盐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事拘留;2019年9月21日变更为取保候审。2020年1月3日,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决定继续对其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陈滔,男,1987年7月23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无业,住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9年8月31日被盐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刑事拘留;因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于2019年9月27日经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该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盐城市看守所。

  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审理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陈波、丁赞清、彭一轩、谷智江、袁园、陆姣龙、郑敬、王仁虎、陆万龙、贺思思、刘佳、彭波、刘帅、伍见红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原审被告人陈滔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一案,于2020年9月22日作出(2020)苏0991刑初44号刑事判决。原公诉机关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提起抗诉。原审被告人陈波、丁赞清、谷智江、袁园、陆姣龙、王仁虎、刘帅不服,提出上诉。本案审理期间,原审被告人刘帅提出撤回上诉,盐城市人民检察院决定撤回抗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阅卷,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及盐城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的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2018年初,被告人陈波以区块链为概念策划在互联网设立PlusToken平台开展传销活动,先后聘请被告人郑敬、王仁虎团队开发、运营维护该APP并建立域名为的网站,该平台APP于2018年5月1日正式上线。同时,被告人陈波、丁赞清、彭一轩、谷智江等人成立了PlusToken平台最高市场推广团队——盛世联盟社区,通过微信群、互联网、不定期组织会议、演唱会、旅游等方式发布PlusToken平台的介绍、奖金制度、运营模式等宣传资料,虚构、夸大平台实力及盈利前景进行宣传推广。

  PlusToken平台没有任何实际经营活动,以互联网为媒介在我国及韩国、日本等国传播。该平台以提供数字货币增值服务为名,对外宣称拥有“智能狗搬砖”功能(即同时在不同交易所进行套利交易,赚取差价),实际并不具备该功能。平台要求参加者通过上线的推荐取得该平台会员账号,缴纳价值500美元以上的数字货币作为门槛费,并开启“智能狗”,才能获得平台收益。会员间按照推荐发展的加入顺序组成上下线层级,并根据发展下线会员数量和投资资金的数量,将会员等级分为普通会员、大户、大咖、大神、创世五个等级,该平台设置智能搬砖收益、链接收益、高管收益等三种主要收益方式,以此进行返利,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数量及缴费金额作为返利依据。

  (一)被告人陈波在传销组织中起发起、策划、操纵作用,在共同犯罪活动中的主要犯罪事实有:

  1.开发创建PlusToken传销平台。被告人陈波设计平台运营模式及奖金制度,并提出开发平台的具体要求,聘请郑敬开发PlusToken平台APP、搭建网站、进行平台维护。

  3.宣传推广平台。被告人陈波等人通过微信群、给会员授课等方式,先后在长沙、三亚、济州岛等地组织多场PlusToken平台宣传推广活动。

  4.控制平台运行。被告人陈波直接收取并控制平台会员缴纳的数字货币,将平台涉案赃款用于个人投资、消费和分配给丁赞清、彭一轩等人。策划并设置“关狗手续费”、“挖矿”、“币融”等功能以延缓平台崩盘。

  (二)被告人丁赞清在传销组织中起发起、策划、操纵作用,在共同犯罪活动中的主要犯罪事实有:

  1.参与策划建立平台。被告人丁赞清在陈波提出准备创建PlusToken平台后,参与策划建立平台,并就平台的发展及功能向陈波提出建议。

  2.推荐人员进入传销组织。被告人丁赞清先后推荐被告人陆万龙、王仁虎、刘佳等人为PlusToken传销组织工作。

  3.积极参与盛世联盟社区,参与组织策划推广活动。被告人丁赞清对接国际区块链创新应用联盟给盛世联盟社区授予“区块链人才培养基地”牌匾。多次组织平台会员参加培训会或论坛,参与策划PlusToken全球启动大会。

  4.注册发展会员。被告人丁赞清“130××××8341”账号下线个会员账号。接受陈波给予的数字货币。从平台非法获利人民币615万余元(其中通过王某甲变现平台数字货币298万元,另该获利不包含陈波为其购买保险的费用)及陆地巡洋舰汽车一辆。

  (三)被告人彭一轩在传销组织中承担协调、宣传、发展会员的作用,在共同犯罪活动中的主要犯罪事实有:

  1.被告人彭一轩积极参与盛世联盟社区,并推荐黄某、许聪、周宇等人到盛世联盟社区工作。

  (四)被告人谷智江在传销组织中承担管理、协调、宣传、发展会员的作用,在共同犯罪活动中的主要犯罪事实有:

  1.管理盛世联盟社区。被告人谷智江负责盛世联盟社区的日常管理,平台公共点位的奖励分配,帮助会员协调解决平台账号出现的问题、组织会员参加活动等。

  (五)被告人袁园在传销组织中承担管理、协调作用,在共同犯罪活动中的主要犯罪事实有:

  1.管理工作组员工。被告人袁园协助陈波管理平台后台工作组员工,为员工提供租房、发放工资等后勤保障。

  2.协助管理传销组织的财务工作。被告人袁园组织拨币组开展平台提币审核工作,在拨币组需要数字货币时,使用库神钱包给拨币组拨币,获取每日工作情况并向陈波汇报。

  (六)被告人陆姣龙经陆万龙介绍于2018年11月加入该传销组织,在传销组织中承担管理、协调作用,在共同犯罪活动中的主要犯罪事实有:

  1.管理后台工作组员工。被告人陆姣龙为PlusToken传销组织后台工作组组长,负责管理员工、发放工资、后勤保障。

  2.组织开展平台提币审核工作。汇总每日工作情况和问题数据向陈波、袁园报告。

  被告人陆姣龙在该传销组织工作期间,另以工资的形式非法获利人民币96174元。

  (七)被告人陆万龙在传销组织中承担管理、宣传作用,在共同犯罪活动中的主要犯罪事实有:

  (八)被告人郑敬对传销组织的建立、扩大起关键作用,在共同犯罪活动中的主要犯罪事实有:

  2018年3、4月份,为PlusToken平台开发APP和建立网站,2018年5月至12月,带领技术团队对PlusToken平台进行运营维护和优化升级,2018年底将平台运维工作交接给王仁虎团队后离开平台。被告人陈波共支付给被告人郑敬合计人民币165.1万元,被告人郑敬从中非法获利25.5万元。

  (九)被告人王仁虎对传销组织的建立、扩大起关键作用,在共同犯罪活动中的主要犯罪事实有:

  被告人王仁虎于2018年12月至2019年6月,带领技术团队对PlusToken平台进行日常运营维护和优化升级,并根据陈波要求对平台新功能模块进行开发:直接兼容安卓和IOS两个版本,方便会员使用;增加注册验证和提币验证的方式;增加数字货币去中心化的模块;开发了币融模块;开发商户的功能;对提币功能进行了优化;增加了挖矿功能等。被告人陈波每月向王仁虎支付价值40万元的数字货币作为运维费用,另支付其140万元用于日常工作中的开销。被告人王仁虎除收到陈波给付的运维等费用外,另以安家费、奖金的名义从陈波处非法获利人民币155万元。

  (十)被告人贺思思对传销组织的建立、扩大起关键作用,在共同犯罪活动中的主要犯罪事实有:

  (十一)被告人刘佳对传销组织的建立、扩大起关键作用,在共同犯罪活动中的主要犯罪事实有:

  (十二)被告人刘帅对传销组织的建立、扩大起关键作用,在共同犯罪活动中的主要犯罪事实有:

  (十三)被告人彭波对传销组织的建立、扩大起关键作用,在共同犯罪活动中的主要犯罪事实有:

  被告人彭波为PlusToken传销组织拨币组员工,2018年11月份到PlusToken平台工作,负责管理并使用库神向平台系统钱包地址转币,汇总上报所在班次使用数字货币情况以及审核会员的提币申请。被告人彭波从平台非法获利人民币85508元。

  (十四)被告人伍见红对传销组织的建立、扩大起关键作用,在共同犯罪活动中的主要犯罪事实有:

  被告人伍见红为PlusToken传销组织拨币组员工,2018年11月份到PlusToken平台工作,负责管理并使用库神向平台系统钱包地址转币,汇总上报所在班次使用数字货币情况以及审核会员的提币申请。被告人伍见红从平台非法获利人民币88275元。

  2.250万余元用于购买三辆汽车,其中以人民币72万余元为陈谦(被告人陈波的弟弟)购买玛莎拉蒂汽车一辆(已扣押),以105万元为陈谦购买路虎揽胜汽车一辆,已被陈谦转卖;73万余元用于为丁赞清购买丰田陆地巡洋舰汽车一辆(已扣押)。

  (1)1101万元用于购买长沙金洲新区金洲大道东碧桂园·山湖城房产7套,分别登记在陈兆文、陈谦、陈畅、文爱群、陈盛、唐静、钟鹏名下。

  (3)183万元用于购买长沙市雨花区红旗区3片第018栋5门110室住宅一套(登记在唐翠英名下,被告人陈波的奶奶)。

  (4)90万元用于购买长沙市岳麓区观沙岭枫林绿洲Ⅱ区6栋202室住宅一套,登记在被告人袁园名下。

  4.通过向陈谦控制的户主为文爱群、刘海斌、刘帅的银行卡及陈谦妻子刘娟银行卡转账给陈谦人民币1730万元(不含从陈菊香、陈立平处转借的200万元)。

  5.给陈兆平(被告人陈波的父亲)银行卡转账221万元、给其奶奶唐翠英银行卡转100万元。

  6.转给陈立平及其妻子陈菊香(被告人陈波的姑姑及姑父)银行卡账户1225万元,其中215万元用于购买长沙市天心区芙蓉南路四段1111号山水印象小区A09栋105室住宅,近100万元(含装修等)用于购买长沙市天心区暮云镇南塘村鑫元山城明珠2栋1707、1708室房屋,200万元转借给陈谦。

  15.231.415万元用于为丁赞清、彭一轩、陈波、袁园等人办理瓦努阿图绿卡;466.419万元用于办理陈波、袁园、彭一轩等人的瓦努阿图护照。

  16.除每月支付王仁虎运维费等费用外,另以安家费的名义通过被告人王仁虎岳父付新银行卡转给王仁虎150万元(该款项包含在王仁虎的非法获利范围内)。

  案发后,2019年7月5日,被告人陈波、丁赞清、彭一轩、袁园、王仁虎由瓦努阿图遣返后被抓获归案;同年6月28日,被告人谷智江在湖南被抓获归案;6月29日,被告人彭波在香港西九龙口岸被抓获;7月5日,被告人刘佳回国投案;7月31日,被告人陆万龙由柬埔寨遣返后被抓获归案;8月13日,被告人郑敬在长沙被抓获归案;8月15日,被告人刘帅、陈滔分别经电线日,被告人陆姣龙、贺思思、伍见红回国投案,上述各被告人到案后均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被告人陈波、丁赞清、彭一轩、谷智江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目前已查证属实。

  原审法院认定上述事实有盐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出具的发破案经过、抓获经过、境外逃犯移交证明材料、被告人人口基本信息、扣押决定书及清单、协助查封通知书、盛世联盟的宣传资料、PlusToken的宣传稿件及举办活动的合同、白皮书,调取的钱包地址关联数据、imkey设备购买及使用信息、提取的微信聊天记录、相关涉案人员银行流水明细、刑事判决书、投资协议、加币申请单、汇总表、王仁虎火币账户及ZB账户充币提币记录、检举揭发证明材料、宝迈娱乐城经营权分红转让合同、投资协议、瓦努阿图租房协议、USDT销售协议、房屋买卖合同等书证,证人王小影、王某甲、王某乙、陈某甲、陈某乙、黄某、张某、郑某、李某甲、卿英姿、陈某丙、伍某、杨某、周某、李某乙、董某等人的证言,被告人陈波、丁赞清、彭一轩、谷智江、袁园、陆姣龙、郑敬、王仁虎、陆万龙、贺思思、刘佳、刘帅、彭波、伍见红、陈滔的供述与辩解,上海辰星电子数据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及补充鉴定书、苏州瑞亚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盐城市物价局价格认定中心出具的价格认定结论书,盐城市公安局制作的网络在线提取笔录、远程勘验笔录、电子数据检查笔录,盐城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提取的电子数据等证据予以证实。

  上诉人陈波的主要上诉理由:量刑过重。大多数是数字货币都已经变现,但没有在量刑上体现。

  上诉人陈波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1.陈波从2019年6月28日至今已丧失我国国籍,一审法院没有管辖权,相关数额不应认定。2.一审关于陈波个人所有的合法财产认定错误。有700多个比特币系合法财产。3.陈波主动退出其所掌握的整个传销组织违法所得,其亲属协助其退出个人绝大部分违法所得,量刑时没有明显从轻处罚。4.陈波有立功情节,在量刑时未予以明显体现。建议改判八年左右有期徒刑。

  上诉人丁赞清的主要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1.一审未认定坦白、认罪认罚等情节。其在庭审中没有推翻之前有罪供述,仅辩解未参与平台初始策划建设、未参与盛世联盟社区的组建、成立,未主动发展会员。2.一审判决扣押其729多万元的合法财产无事实和法律依据。3.量刑过重。

  上诉人谷智江的主要上诉理由:1.应认定为从犯。其对平台没有起发起、策划、操纵作用,不是平台的创始人,仅是推广发展会员。陈波对其隐瞒平台的真正模式。其对盛世联盟没有实质管理权和掌管利益分配的权力。陈波没有安排其参与境外的工作。其没有分配币和钱,故不是平台核心人员,应和其他人予以区分。账户里的plus币多数没有兑换,因其认为系合法。官网每周一公布智能狗搬砖流水,证明有线.其有坦白、立功、主动退赃、初犯、认罪认罚等情节,量刑过重,罚金过高。

  上诉人谷智江辩护人补充提出意见:谷智江构成从犯。谷智江加入时,平台的一套运行、操作模式、奖励制度等都已形成,其加入后除了发展下线会员、做一些宣传以及为大家做一些服务外,没有参与平台其他事情。在盛世联盟社区管理的事属于日杂事务,关于公共点位的分配发放,是根据陈波等人事先讨论、一致研究决定后由谷执行。下线会员问题,经向陈波汇报请示才能解决。

  上诉人袁园的主要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1.应认定为从犯。一审认定其承担管理协调作用不属实。其不知道陈波的工作性质,没有参与实际管理平台,仅帮助陈波进行简单的电脑操作,没有组织员工开展提币审核及其他工作。未给员工租过房子、交过租金。2.在侦查阶段口供不属实。其未参与过plustoken任何培训、会议、市场活动。其不掌握数字钱包密码和后台账号密码,没有决定是否拨币的权限。3.一审未认定其具有坦白、认罪认罚情节,导致处罚过重。

  上诉人王仁虎的主要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1.一审定性错误。首先,王仁虎不具有与陈波等人共同实施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犯罪的主观故意。王仁虎接受陈波聘请的目的是为了通过提供技术服务赚取固定的技术服务费用。其在为plustoken平台提供技术服务之后,即使知道他人利用网络实施传销犯罪,而仍然继续为平台提供技术服务的问题,该主观心态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犯罪故意范畴。王仁虎不是该传销组织的内部成员,其技术团队与该传销组织内部成员有明确的界限和区别,也未参与发展一个传销下线,也未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与传销活动。其次,王仁虎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客观上,其并非平台架构搭建者,更非策划者和权属所有者,仅是根据陈波具体需求为该平台提供日常技术支持。一审认定王仁虎是共犯不当。2.即使构成传销犯罪,王仁虎作为平台的网络服务人员,在该组织中仅根据陈波指挥而提供网络技术服务工作,构成从犯,从轻或减轻处罚。王仁虎有坦白、从犯、主动退赃、初犯、偶犯等情节,故量刑过重,罚金过高。

  二审检察员发表的主要阅卷意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上诉人陈波、丁赞清、谷智江、袁园、陆姣龙、王仁虎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建议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相关证据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经二审审查、核实,所证内容客观、真实,来源合法、有效,能够证明本案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1.陈波国籍和涉案金额问题。经查,根据我国《国籍法》规定,“定居外国的中国公民,自愿加入或取得外国国籍的,即自动丧失中国国籍”,本案陈波虽取得瓦努阿图国籍,但后被该国吊销国籍,且陈波并非定居外国的人员,故陈波在从事传销犯罪活动整个过程中并未自动丧失中国国籍,仍具有中国国籍。原审按照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对陈波定罪处罚并无不当,其在境外所涉犯罪金额应一并计入到本案涉案金额。

  2.陈波合法财产认定问题。经查,陈波并未提供其合法拥有700多个比特币的相关线索或材料,另plustoken平台被认定为传销活动平台,投入到该平台的数字货币用于传销体系的资金运作,应作为传销犯罪所用的财物予以没收。

  3.收缴的赃物处置问题。经查,在案证据证实陈波向盐城市公安局申请由其委托北京知帆科技有限公司依法出售变现公安机关扣押的数字货币,所有款项作为其退赃款。原审法院据此认定陈波退出部分款项,并对其酌情从轻处罚。

  1.丁赞清是否有坦白、认罪认罚等情节问题。经查,一审庭审中,丁赞清提出对“指控其策划品牌有异议”、“未参与早期策划plustoken平台建设和社区联盟建设”、“没有推广平台和发展会员”等辩解。其辩解实质上是对主要犯罪事实的否认,故原审未予认定其具有坦白、认罪认罚情节,符合法律规定。

  2.丁赞清合法财产问题。经查,丁赞清与他人共同实施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违法所得计148亿余元,一审判决将公安机关扣押的丁赞清729万元作为违法所得,予以没收,符合法律规定。

  3.丁赞清的量刑问题。经查,在陈波提出准备创建Plustoken平台后,丁赞清受邀参与策划,对该平台的建立及发展提出意见并多数被陈波所采纳。另丁赞清积极参与传销组织所属的盛世联盟社区,利用自身资源为社区授牌,组织会员培训等,其目的也是为了让更多人相信Plustoken并自愿参与传销活动。丁赞清还积极推荐他人加入该传销组织从事传销活动。丁赞清在传销组织中账号下有发展会员,并接收陈波给付的数字货币,从该传销组织中非法获利。故丁赞清在共同犯罪中应认定为主犯。原审根据其具有的犯罪情节、所起地位作用、悔罪表现等情节,对其量刑并无不当。

  1.谷智江是否系从犯问题。经查,谷智江在侦查阶段以及原审庭审阶段的供述反映,其经陈波介绍后主观上明知系传销平台,仍在该平台注册账号使用数字货币进行资金运作,并积极宣传推广该传销平台,发展下线成为会员,从平台中提现非法获利。其根据陈波安排对传销组织核心人员建立的盛世联盟社区进行日常管理,负责平台公共点位的奖励分配,帮助会员协调解决平台账号运行问题,当日玄机A2018全年图片。以及组织会员参加各种宣传培训活动,上述行为得到其他同案犯供述、证人证言以及相关书证证实。其所实施的行为对于该传销组织运行发展具有重要的作用,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应认定为主犯。

  2.谷智江量刑问题。经查,原审根据其犯罪事实、性质、所处地位、作用以及具有坦白、认罪认罚、退赃、立功等从轻处罚情节,对其量刑并无不当。

  1.袁园主观明知、主从犯问题。经查,袁园在侦查阶段供述反映,其对陈波构建的Plustoken传销平台的运行模式和组织架构清楚明知。作为陈波女友,其积极协助陈波管理平台员工、负责平台提币等工作。同案犯供述也能证实袁园在传销组织运行过程中的上述行为。另袁园微信群聊天内容也能证实袁园管理安排他人具体工作事务。故袁园不仅知道陈波从事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违法行为性质,而且还积极参与具体的事务管理,在共同犯罪中承担管理、协调作用,起主要作用,应认定为主犯。

  2.袁园非法收益情况。经查,陈波作为袁园男友,将传销活动部分违法所得转给袁园父母用于购买房产,后袁园父母协助退出部分钱款,原审已据此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3.袁园量刑问题。原审根据其犯罪事实、性质、所处地位、所起作用以及具有退赃等从轻处罚情节,对其量刑并无不当。

  1.陆姣龙地位作用问题。本案系利用数字货币进行传销活动,数字货币在Plustoken传销平台内进行运作是传销活动极其重要的环节。陆姣龙经人介绍加入该传销组织担任后台工作组组长,组织开展为会员客户提币审核工作,帮助会员客户顺利提币,以此吸引更多的会员加入到该传销平台,并帮助会员通过币种转换获取非法收益。在平台转币遇到故障时,其负责和技术组对接排除,同时还负责管理员工日常后勤保障。另外,其与他人帮助转移窝藏犯罪所得的数字货币,造成部分数字货币损失无法追回。陆姣龙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应认定为主犯。

  2.陆姣龙量刑问题。经查,陆姣龙虽自愿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但对公诉机关提出的量刑意见不予认可,故不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处罚条款。原审根据其犯罪事实、性质、所处地位、作用以及具有自首、退赃等从轻处罚情节,对其量刑并无不当。

  1.王仁虎行为定性、主从犯认定问题。经查,王仁虎受丁赞清的推荐接触到陈波的传销平台,受陈波安排负责平台技术维护,按照陈波的构想需求,通过提供技术予以实现。在技术维护、优化开发新模块升级的过程中,王仁虎逐步认识到该平台的运营模式,也明知该平台的不断优化升级将吸引更多的会员加入,以实现陈波等人利用平台进行传销活动的目的。即使存在将部分维护和开发事项如去中心化钱包、币融等模块转包给他人制作行为,也是出于实现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目的。王仁虎及其转包人员为Plustoken传销平台提供的一系列行为诸如兼容安卓和LOS系统、去中心化转币自动处理、币融模块抵押数字货币、提升运行效率等,都是为传销活动平台的优化架构、顺利运行和不断发展提供重要的技术支持,与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所要求的相关技术支持有明显区别。王仁虎与陈波等人具有从事传销活动的共同犯罪故意,应当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共同犯罪定罪处罚。且在共同犯罪中,对传销平台的运行、发展、壮大起到了重要作用,应认定为主犯。

  2.王仁虎量刑问题。一审判决根据王仁虎的实施行为、地位作用以及具有坦白、退赃等情节,量刑并无不当。

  本院认为,上诉人陈波、丁赞清、原审被告人彭一轩、上诉人谷智江、袁园、陆姣龙、原审被告人郑敬、上诉人王仁虎、原审被告人陆万龙、贺思思、刘佳、上诉人刘帅、原审被告人彭波、伍见红以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的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均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原审被告人陈滔明知是他人犯罪所得的赃款而予以窝藏、转移,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陈波、丁赞清、彭一轩、谷智江、袁园、陆姣龙、郑敬、王仁虎、陆万龙、贺思思、刘佳、刘帅、彭波、伍见红共同实施犯罪,是共同犯罪。陈波、丁赞清、彭一轩、谷智江、袁园、陆姣龙、郑敬、王仁虎、陆万龙是主犯。贺思思、刘佳、刘帅、彭波、伍见红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陆姣龙、贺思思、刘帅、伍见红、刘佳、陈滔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陈波、彭一轩、谷智江、郑敬、王仁虎、陆万龙、彭波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陈波、彭一轩、谷智江、郑敬、贺思思、刘帅、彭波、伍见红、刘佳、陈滔自愿认罪认罚,依法从宽处理。陆姣龙、陆万龙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

  陈波、丁赞清、彭一轩、谷智江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经查证属实,构成立功,依法可以从轻处罚。陈波、丁赞清、彭一轩、谷智江、袁园、王仁虎、陆姣龙、陆万龙、刘帅、陈滔、贺思思、刘佳、彭波、伍见红等人及其亲友退出数额不等的赃款,酌情从轻处罚。彭一轩曾因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判刑,又犯该罪,予以从重处罚。陆姣龙、陆万龙、刘帅有隐匿传销组织财物的行为,酌情从重处罚。根据贺思思、刘佳、刘帅、彭波、伍见红等人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犯罪后的表现等情节,对其减轻处罚。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刘帅撤回上诉和盐城市人民检察院撤回抗诉均符合法律规定,应予以准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